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数字经济智库

-- 电子商务研究 --

阿里开垦 “电商荒漠” 中澳跨境生意怎么玩

        澳大利亚有2400万人口,和整个上海市差不多,但与这座正努力把自己塑造成“新零售之城”的地方相比,澳大利亚的电商环境甚至一度可以用“荒漠”来形容。“你说当地人难道不希望有更快的手机网络和快递速度吗?”一位在澳大利亚生活的华人导游反问。

  上周,阿里巴巴CEO张勇飞到澳大利亚,在悉尼紧靠达令港的ICC(国际会议中心)做了一次3000多人场合的演讲。他说“有一种乡愁叫淘宝”,阿里在澳大利亚的跨境贸易将主要服务当地的120万华人,并将帮助更多本土商户进入中国与东南亚市场。

  据会场里的一位工作人员称,前一阵亚马逊也在这里办了一次会议。让很多中国人诧异的是,与美国文化十分接近的澳大利亚直到2017年末才正式迎来亚马逊澳大利亚站点的上线。相比,阿里在墨尔本设立澳新总部的时间更早。从电商视角看,这块在地缘上相对孤立的大陆必定有它的独特性与机遇。

  张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公司全球化业务的下一个目标是建立一个基于数字化的全球供应链网络,整合商品供给端,输出到更广泛的市场。以澳大利亚为例,和当地商家去谈的是“打包方案”,除了进入中国,未来还会借助电商企业Lazada进入地缘上更近的东南亚。

  “电商荒漠”也有自提点了

  在澳大利亚IT行业工作了3年的华人陈思好像已经习惯了当地“又贵又慢”的电商配送,当地没有“包邮”一说,普通商品的运费一般在10澳元(1澳元约合人民币4.77元)以上,大家电要收60~100澳元,他有一次等了两周才收到网上买的耳机。同城配送如果不加钱,收货要等4个工作日。更让他惊讶的是,初来乍到时他花800澳元买了一个空调,上门安装费要收900澳元。

  这是导致当地人不愿意在网上买东西的原因。澳大利亚不像中美,没有电商巨头,一般是像HarveyNorman、Myer、DavidJones这些电器类或综合类商场各自开设网上商城,这决定了它们不可能像电商巨头那样去整合全国的物流,规模化降低运费。

  与国内消费者青睐海淘澳大利亚的奶粉与保健品不同,当地华人对国货的需求量很大,特别是电子产品,这在澳大利亚并不便宜。小米在当地论坛上被讨论得很火,但这个品牌一直没有官方进入澳大利亚,令陈思有点不解。

  天猫曾在澳大利亚推出过一次包邮活动,当地华人圈可谓“奔走相告”,“囤大件”是此时最划算的买卖。出国前曾在上海生活过5年的陈思说,国内像盒马这种实时配送模式在澳大利亚是不可想象的,这里人力成本更高,整个澳大利亚的人口分布密度又非常不均衡,物流配送很难做。

  自提成了这种物流环境下更现实的选择。记者在悉尼近郊的华人聚集区Hurstville看到,隔三差五会有华人走进一家菜鸟官方自提点的小店,取走从网上买的包裹,或把当地产品寄回中国,顺便买点生活用品。像这类自提点目前在整个澳大利亚至少有130家,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也采纳了这种形式。

  这家自提点的运营方、菜鸟的跨境物流合作公司4PX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们会在国内做小集货,在深圳打包后空运澳大利亚,对用户来说自提比宅配便宜30%~35%。他们正在与菜鸟联手拓宽澳大利亚自提点的覆盖范围,店面形式上也可以和7-11便利店、加油站等合作。

  目前在澳大利亚,菜鸟与第三方服务商是一种多维度的合作关系,同时服务于进出口双边业务:4PX承担部分仓储、干线物流、末端配送;菜鸟与当地物流商GlobalExpress在悉尼远郊建了两个订单履约中心(GFC仓),提前入仓代发货,让国内消费者5天内收到网购进口商品,在国内保税模式之外找到一个更适合“长尾商品”的通关链路;此外菜鸟也和澳大利亚邮政建立了合作关系,后者的业务重心是帮助澳大利亚中小商家销往全球。

  在张勇看来,物流是跨境贸易基础设施的重中之重,没有捷径可走,必须进行长期规划和前瞻性布局,才有望实现“货通天下”的愿景。目前,中国商家已经能通过这套物流网络将家具、龙舟等大件商品海运到澳大利亚。

  建全球供应链网

  直到2017年末,亚马逊澳大利亚站点才正式上线,此前这家电商巨头已经在印度深耕3~4年,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也能看出澳大利亚这片大陆的电商环境与基础设施的特殊性。张勇在澳大利亚面对当地商户时说,与亚马逊不同,阿里巴巴在澳做的是跨境贸易,“并不是卖一些商品到海外市场,重要的是在当地培育起数字化的商业生态”。

  陈思说,亚马逊进来前,公司里的澳大利亚同事网购时看的是eBay,看到他浏览淘宝、天猫等国内网站,老外同事会跟他询问,并惊讶于商品的价格和物流速度,一些人也学着在淘宝和天猫上买圣诞节用的小装饰品,这些小物件在当地买一个就要5~10澳元。这样看,华人群体对当地人也有一定的“辐射效应”,天猫海外(出口业务)的潜在客群可能不止当地的120万华人。

  另一边,天猫不久前在整合了天猫国际、天猫、聚划算、新零售线下业态等多个平台后制定了“大进口战略”。也就是说,同一个海外商家在入华的路径和销售渠道上面对的是一个“打包方案”,商品适合在哪个平台上销售,就进入相应渠道。这背后不再是天猫国际这个单一业务资源去支撑。

  与欧美的奢侈品不同,澳大利亚的母婴食品、保健品、护肤品等受到中国消费者青睐。据阿里澳新办公室提供的数据,目前大进口平台上已经入驻了近2000个澳大利亚品牌,700多个新西兰品牌。其中八成品牌是第一次在华销售。

  但此前也有个别澳大利亚商户对以跨境电商方式入华表达了一些担心,主要关注点在政策监管层面。刚参加过博鳌亚洲论坛的澳大利亚邮政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廷·霍加特(ChristineHolgate)对这些商家说,博鳌亚洲论坛上明确传递出中国对跨境贸易与进口电商的开放心态,并鼓励它们去试一试。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澳大利亚商品入华正进入一个类似于“八仙过海”的模式,不再拘泥于线上单个平台。比如新西兰安佳的乳制品可以进入盒马超市销售;澳大利亚葡萄酒品牌富邑集团不久前与天猫签了新零售协议,进入像云货架、无人售酒机等多元化场景销售。第一财经记者从不止一位零售业内人士处获悉,美国超市Costco有望2019年在上海开出第一家店,之前它已经巧妙地借助天猫国际与天猫平台做过市场测试,并获得了宝贵的用户偏好数据。

  一张无形网正在编织。在地缘上,与澳大利亚最近的是电商快速增长的东南亚市场,阿里巴巴在这里有Lazada、PaytmMall等电商伙伴以及马来西亚的在建物流枢纽,中澳之间的跨境生意有没有可能延伸到东南亚与印度?张勇对此回复记者,“当我们去和各个国家谈进口到中国的时候,同时也会看进入东南亚的可能性,这是阿里目前海外布局最扎实的地区”,比如阿里巴巴此前与澳大利亚邮政签约协议中就有涉及Lazada的部分。整合供给端,建立一个数字化驱动的全球供应链网络,是阿里下一个重要目标。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关健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