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数字经济智库

-- 新产业发展研究 --

调高个税起征点,让打工族肩上的担子轻一点

    两会期间呼声最高、最为广泛热议的话题之一就是提高个税起征点了,全国工商联提出应将起征点从目前的3500元调高到7000元,人大代表董明珠建议起征点为1万元,政协委员丁磊则建议加快推进个税综合计征改革。回应社会呼声,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明确表态:要提高。

政协委员网易ceo丁磊在两会

    所谓的提高个税起征点,官方提法是调高个税免征额。我国最近一次提高个税免征额是在2011年9月1日起将个税起征点从原来的2000元提高到3500元,距今已有七年时间。在这七年间,虽然居民可支配收入在不断增长,但购房、教育等支出的增长速度远高于居民尤其是工薪族可支配收入提高速度。

    在个税免征额不变的情况下,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居民的平均税负水平实际上提高了。由于不同收入群体收入结构的差异,这种税负水平的提高是结构性的,对高收入群体影响较小,对工薪族影响较大。这是因为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由工资性收入、转移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经营性收入四部分构成,其中转移性收入是税前扣除的、经营性收入主要是针对法人。对于其他人群,应税收入主要是工资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工薪族的可支配收入中工资性收入比例较高,按照目前的税收征管体制,工资性收入的个税一般由发放单位代扣代缴,合理避税空间较小。而高收入群体的可支配收入中财产性收入比例较高,但对于财产性收入,合理避税手段较多,同时,由于我国目前征收体制机制还不健全,税务部门征管系统均未与公安、工商、银行等部门实时联网,难以准确掌握纳税人各项收入信息,所以实际操作中,高收入群体对于个税的缴纳拥有更多的弹性空间。

    而总理明确回应的提高个税免征额,最大收益者是广大背负沉重房贷、子女教育、养老支出负担的工薪族。人民基本生活费用支出不得征税,是国际通行的个税征收原则,也是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由来。中国个税的“起征点”以不低于“城镇职工每月人均负担的消费支出”为标准,计算公式是:起征点>城镇职工每月人均负担的消费支出=(全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赡养系数)/12,赡养系数=家庭总人口/家庭就业人数。中国设置3500元的个税起征点,是对这一原则的认可。

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

    2010年,城镇职工每月人均负担消费支出为2211.5元,当年赡养系数为1.97;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24445元,即使不考虑“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赡养系数的上升,2017年城镇职工每月人均负担消费支出已经上升至4013元(24445*1.97/12=4013),明显高于现行免征额3500元。

     而从2011年到2017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金额从15160.9元,上升至24445元,累计涨幅高达61.2%。若起征点同比例上调,则需调整为5642元。(财新网《总理说了个税起征点要提高 多少才算合理?》)

    李克强总理在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中承诺:“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增加子女教育、大病医疗等专项费用扣除,合理减负,鼓励人民群众通过劳动增加收入、迈向富裕”。无疑是顺应民声,缓解工薪阶层强烈呼吁的。

    至于个税免征额能提高到什么水平,需要统筹考虑财政收支。因为一方面,广大工薪族希望政府能够提高个税免征额;另一方面,又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大对医疗、教育的投入。但政府的医疗、教育投入来源于以税收为主的财政收入,在减税的同时扩大支出,必然会导致财政收支的失衡,所以统筹考虑为工薪族降税负、保持财政收支平衡、对居民收入进行调节等因素后,应当在提高个税免征额的同时尽快完善房产税等针对财产性收入的个税征收体制机制。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