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数字经济智库

-- 新产业发展研究 --

华府观察 | 贸易战“开火”,特朗普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国际贸易自产生以来,就一直受到国家政权的贸易政策影响。自由贸易和贸易保护这两种政策导向在几百年来总是交替出现。自由贸易可以让全世界要素和产品自由流动,按照不同国家地区的生产效率、资源禀赋、供需状况,在国际市场价格信号调节下达到供需平衡。贸易保护就是通过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扭曲生产要素和产品的价格,从而达到保护本国贸易利益或者扶持民族产业的目的。

    但贸易保护政策会损害贸易伙伴的利益,从而引发贸易伙伴的报复,相互报复不断升级,就是贸易战。贸易战的结果就是阻碍了全球生产要素和产品的自由流动,破坏国际分工体系,尤其是大型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会大大增加全球范围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的不确定性,进而使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增加,避险情绪上升,资本市场出现剧烈震荡。

3月22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按照支出法核算GDP,一国的GDP可以分为消费、投资、政府购买、净出口。特朗普要实现美国“重新伟大”,让美国经济强劲增长,无非从这几块下功夫。首先居民消费依赖于居民购买力,主要跟工资收入水平有关系,在目前情况下,提高工资率可能会引起通货膨胀。

    资本逐利,要增加私人部门的投资,前提是产业的盈利,在美国产业空心化的今天,虽然特朗普绞尽脑汁让资本回流,让制造业回流,但综合考虑成本和生产率,扩大私人部门投资能取得的收效甚微。再看政府购买,特朗普的减税政策已经卡住了财政收入的入口,扩大政府购买的空间也有限。

    所以最后剩下的就是扩大净出口了。在不考虑跨国资本流动的情况下,这个净出口实际上就是贸易顺差。扩大顺差或者减少逆差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增加对华出口,二是减少对华进口。目前美国对华出口主要是农产品,

    因为这个短期来看损害的都是贸易伙伴的利益,以邻为壑,推行阻力小,容易产生当期效果。加上美国政府现在鹰派横行,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导向抬头,于是,特朗普就拿中国这个最大贸易伙伴国开刀了。

特朗普以关税豁免权条件,拉拢盟国对华出手

    特朗普还在拉盟友对华出手,宣布其贸易伙伴如果要得到美国的关税豁免,需要“保持队形”对华征收惩罚性关税,所以本来一个双边的贸易战可能会升级为多边贸易战,广度和深度不断增加,造成的恶劣影响会更加深远。

欧洲官员透露,特朗普正迫使各国在对华贸易政策上与美国结盟,以换取美国的钢铁铝关税豁免

    美国原本是世界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因为国际贸易大部分要用美元结算,这就对美元国际货币的地位形成有力支撑,美国人民也享受着因自由贸易带来的从发展中国家低成本制造的(主要来自于中国)物美价廉的日用品和机电产品。但特朗普在公开场合一再指责中国对美国的“经济侵略”,认为美国经常项下的对华贸易逆差,挤压了美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振兴,本来应该从美国国内生产的这些进口产品的就业岗位被挤压掉了。

    但美国对中国的资本项下是顺差的,也就是美国的资本没有投向本国的产业,而是按照其逐利的本性投到中国来了。特朗普并不指责美国的资本家不给本国投资去创造就业,反倒指责从中国的进口挤压国内制造。这显然是选择性忽略事实了。因为美国经济结构服务化,产业结构空心化,制造业的成本(主要是人工成本)要大幅高于中国,资本逐利,不可能在高成本的地方组织生产。但特朗普为选票考虑,显然不会拿本国人工成本说事。

面对贸易战,中国将给予反击

    如果因惩罚性关税的征收使得我国对美出口成本大幅提高,那只有三种选择。一是给予反击,针对进口美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这会客观上损害美国农业利益集团,而这是特朗普当选总统的重要票源。

    二是减少向美国的出口,转而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发展更密切的贸易关系,比如欧盟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关系,这会增加国际贸易中人民币结算比例,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动,削弱美元霸权。

    三是通过增加从美国的进口来减少对美顺差,但由于目前农产品等大宗商品是自由贸易的,供需已经市场化,增加进口的空间十分有限。如果增加进口,只能增加原来对美进口份额相对较少的,在美国生产的高科技产品,但美国严格限制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如果美在政策上不进行调整,我们增加进口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贸易战没有赢家,美国金融危机或将加速爆发

    至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显然我们的外需会受影响,但影响不大,因为中国近年来的外贸依存度大约在15-20%左右,我们一方面可以通过国内深入推进的供给侧改革来升级出口产品结构,从而实现以质取胜,摆脱出口以量取胜的低端竞争模式。另一方面我们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不断培育新的市场。通过国际产能合作实际上是分流了对美出口。总体看来,中国经济在国内有足够的战略纵深,在国外有充足的市场储备,是不怕打贸易战的。

当地时间3月22日,美股三大股指集体大跌,道指跌逾700点。

    但是我们必须指出,贸易战的最终结果往往是没有赢家的,当全球经济低迷时,没有国家能够独善其身,贸易战大大增加了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避险情绪上升。特朗普今天宣布贸易战“开火”后资本市场一片哀鸿遍野,大宗商品市场应声跳水。应当说,特朗普这个“爆破手”当得好(见《特朗普会是下一次金融危机的“爆破手”吗》),我们本来预期美国中长期才会爆发的矛盾可能会因为贸易战的不断升级加速集中爆发,相信全球贸易形势在特朗普的努力下未来几年大概率会保持“鸡飞狗跳”的旋律


作者简介:胡麒牧,亚太智库研究员,中钢集团高级经济师。

华府观察专栏作者均为国际问题专家及资深新闻从业人员,长期从事国际研究和报道,他们秉承亚太日报原创、独家、深度、开放、联动的理念,以独特的视角评述当今国际大事。

 

 

 



来源:亚太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