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 微信公众号

数字经济智库

-- 一带一路与国别研究 --

“一带一路”背景下推动与非洲钢铁产能合作的机遇与风险

当前,在大力推动“一带一路”经济合作及国内钢铁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中国正在积极寻求钢铁产能国际合作的机会。而判断一个地区是否具备钢铁产能合作条件,需要综合考虑多种因素。这些因素包括:地区是否存在钢铁产能不足;该地区是否进入钢铁消费扩张期,会出现持续的供给缺口;该地区是否想通过提高自给率而不是进口来满足对钢铁产品的需求;该地区资源禀赋条件是否满足建设钢厂的要求;该地区是否缺乏资金,需要借助外资发展本国钢铁产业。

本文将从以上因素出发来分析中国在非洲推动钢铁产能合作的可行性和风险。

一、 推动中非产能合作的可行性

(一)非洲钢铁产能缺口现状

按照世界钢铁协会的数据,非洲国家对钢铁产品的实际消费量仅4000万吨左右,占全世界钢铁总消费量的2.9%,所以从绝对量上来看非洲并不是一个很大的钢材消费市场。但非洲粗钢产量仅占全球产量的不到1%,也就是其接近三分之二的钢铁消费要通过进口来满足,所以非洲的钢铁产能是严重不足的。

(二)非洲的钢铁需求趋势

一般来说,对钢铁产品的需求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直接需求,主要是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行业的需求。二是间接需求,主要是下游制造业的的需求。

现阶段,非洲经济整体发展水平较低,按照世界银行的国家收入分类标准,非洲除了南非、埃及等中等偏高收入国家外,大部分国家都被划分为低收入国家。非洲基础设施建设非常落后,本土制造业不发达,尚不能满足本地需求,大量工业品需要通过进口来满足,所以当前非洲的钢铁需求是较弱的。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非洲国家人均60千克的消费量远远低于246千克/人的世界平均水平,是世界人均水平的四分之一,未来钢铁消费发展空间还是比较大的。而且近几年来像南非、埃及、尼日利亚等国经济增长强劲,非洲国家的经济增长出现趋势性向好的迹象,所以从需求发展前景来看,南非、埃及、尼日利亚都是较好的产能合作目标国。

(三)非洲的钢铁产业政策和贸易政策

从世界钢协公布的2016年全球排名前50的钢厂名单来看,这些钢厂主要分布在亚洲和欧洲,非洲则属于大型钢铁企业的“空白地”,反映出其钢铁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较弱。鉴于较高的钢铁产品对外依存度和钢铁产业技术装备水平严重落后的现状,非洲各国政府倾向于按照幼稚产业保护理论的观点来扶持本国钢铁产业的发展,提高本地钢铁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并实施了进口配额、进口关税等贸易保护政策。从大部分非洲国家的进口替代政策导向来看,中国推动钢铁产能合作而不是输出产品,是符合东道国产业政策的。

(四)非洲的资源禀赋条件

从资源禀赋条件来看,非洲的铁矿石、煤炭资源分布不均衡,集中在南非、毛里塔尼亚等国。其中南非的煤炭储量排名世界第六,铁矿储量排名世界第七。南非和毛里塔尼亚是非洲主要铁矿石出口国,南非还是非洲最大的废钢出口国。所以,从资源禀赋条件来看,南非是推动钢铁产能合作较为理想的国家。

(五)中国在非洲的地缘政治优势

中国长期以来支持非洲国家的民族独立运动和经济建设,由老一辈领导人亲手缔造的中非传统友谊源远流长,使得中国在非洲投资不会遇到较大的地缘政治风险,在东道国开展产能合作时不会与当地政府发生较大摩擦。另外,在新时期建立的“金砖国家”对话机制,为中国在南非推动钢铁产能合作提供了较好的合作对话平台。

二、 中非钢铁产能合作需要考虑的风险因素

(一)非洲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能源保障能力较弱。在非建设钢厂会发生大额附加投资,如对港口、铁路、公路、电力、供水等设施的建设。这会大大提高钢厂的建设成本。而这些基础设施属于准公共物品,从单一钢厂的投入产出角度来看是不经济的。

(二)非洲经济发展较为落后,支付能力较弱,在当地进行钢材销售时存在应收账款风险。当然由于非洲各国能源、矿产资源比较丰富,可以通过易货贸易解决钢铁产品的货款支付问题。

(三)非洲经过战后以及二十世纪90年代民族独立运动后,民族意识觉醒,当地政府制订了保护黑人权益的法律,如南非的BEE条款和津巴布韦的IEE条款,规定了采矿企业需要有黑人股东最低持股比例,而黑人股东往往没有实缴出资能力,所以黑人持股部分往往变成外资的附加成本。如果在非建立纵向一体化的大型钢厂,在采矿环节需要通过对企业组织形式的设计来规避黑人股东保护条款对投资成本的影响。

(四)非洲各国政府对国民经济的管理能力相对成熟市场国家来说较弱,需要防范宏观经济政策风险。另外鉴于东道国宏观经济的脆弱性,要防范东道国可能出现的恶性通货膨胀和汇率的大幅贬值,通过实施商品、汇率的套期保值操作来规避原材料价格暴涨和回来暴跌带来的投资风险。

综上所述,尽管目前非洲的钢铁需求绝对量不大,发展钢铁产业的资源禀赋并不具有突出优势,但非洲是世界唯一一块有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大规模步入工业化进程的大陆。302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幅员外加六分之一的世界人口,在城镇化和工业化进程中带来的巨大钢铁需求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中国应该提前布局,先选择目前合作条件较为成熟的南非、埃及等国开展钢铁产能和制作,然后以点带面积极开发非洲市场。五十年前,中国对非洲民族独立运动的支持换来了非洲兄弟对中国的大力支持。今天,我们投资于非洲未来的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助力非洲钢铁产业的发展,必将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带来更多的国际支持。

 



来源:中国网